许世牛肚的做法友将军为何恨王必成_时时网

2019-04-15 20:02

许世牛肚的做法友将军为何恨王必成_时时网

  1980年初,王必成调军事科学院工作。后来,因身体不好,中央军委于1981年12月批准他到南京休息治病。对南京,王必成有深沉的眷恋之情,这里有他战斗、工作的足迹,有众多的老战友。1982年初,王必成刚住进南京普陀路1号,许世友便前来看望。

  春节这一天,王必成前往中山陵8号看望许世友。两位老战友的心情都很好,他们谈了许多,谈了许久。王必成感慨地对许世友说:“许司令,当年我们100多位赤卫队员,现在只剩下你一个队长和我一个队员了,我们牛肚的做法都是幸存者。”摄影记者还为两位老战友拍摄了合影,气氛十分融洽。然而,令王必成没有想到的是,没过多久,风波又起。

  1984年1月10日,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华东组在南京举行第一次会议,学习中共第十二届二中全会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》。会上,许世友发言,讲着讲着,突然话锋一转:“军区有三个老红军,他们都是过草地的,文化大革命中造反夺权,至今没有交代。”一言既出,满座皆惊。大家明白这指的是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王必成、林维先和副政治委员鲍先志。

  王必成作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,也是与会者。一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的王必成,本想讲话反驳几句,一看已是下午4时多了,便写了个条子给参加这次会议的顾问委员会秘书长荣高棠,请他转给总书记胡耀邦和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,表明自己不同意许世友的发言,但因时间关系,顾全大局,保留意见,不作发言。

  许世友和王必成都是很有个性的传奇将军,他们两人有很深的渊源——正儿八经的老乡,两家相隔没有几里路。

  1927年,许世友、王必成都参加了麻城地区的农民运动和黄麻起义,许牛肚的做法世友是农民赤卫队队长,王必成是队员。后来,他们都参加了红四方面军。抗日战争时期,许世友战斗在胶东地区,王必成战斗在苏南、苏中地区,相隔并不远,不久又激流归大海,汇入陈毅、粟裕的麾下,重新走到了一起。许世友是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,王必成是第六纵队司令员,两人都是华东野战军有名的战将。 1955年,许世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。同年,王必成从抗美援朝战场回国,任上海警备区司令员,五年后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。从此,两位老战友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,个人感情深厚,工作合作默契。谁知,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,竟使两人的关系急转直下。

 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,许世友看不惯社会上的恶劣风气,向军委请假,到大别山深处休息养病,以后又被周恩来接到北京中南海保护起来。南京军区的工作主要由副司令员张才千、王必成、林维先和副政治委员鲍先志等负责。

  造反派多次冲击南京军区领导牛肚的做法机关。迫于无奈,王必成等人接见造反派,有时话讲得并不错,但被造反派改头换面,加以歪曲;面对瞬息万变的政治气候,有时也难免说几句错话。在大别山或中南海的许世友“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”,对南京军区的诸多事情了如指掌,加上一些虚虚实实的传闻,结果对王必成、林维先、鲍先志的一些讲话、表态不满。

  (责任编辑:admin)

分享到: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-2018 女性健康网 http://www.exxep.com/
网站统计